揭露健美界的黑暗一面:“为什么我放弃了类固醇?”

  • A+

Scott Abel,一位曾经有机会站在奥赛舞台争夺奥赛冠军的健美选手向大家道出了健美界的黑暗一面,纵使表面光鲜艳丽,但其实他们都知道,他们是在拿自己的生命换取这些虚无缥缈的“荣誉“。

在一次专业的健美表演秀上,我开始认真考虑退出“瘾君子“的行列。因为同行对手一直在谈论他们使用健美药物的情况,其中一个还是踉跄前行,我看着他的腿,恶心的伤痕似乎还冒着脓水。他说他一直在对他的股外侧肌进行类固醇注射,希望将他的大腿快速增长起来,即使这样,仍要坚持注射。

那只是我那天晚上看到愚蠢、令人恶心的事情之一,这些事情让我意识到健美已经变得如此黑暗。我本应该与粉丝签名合照的,但我收拾好了东西后从后门径直离开了。我当时就在那里决定我要退出这“硬核“的健美世界,尽管在未来的时间里我还会健身并教人健身,但我决定放弃使用类固醇,但还会使用其他的促进合成代谢的激素。

尽管停止使用类固醇了一段时间后,但我的身体仍旧有问题。一种令人无法接受的肾上腺/压力反应:我的手指和脚趾都肿胀起来,脸也肿起来,像是一个被蜜蜂蜇伤的人,胃也变得异常肿胀。我立刻去看医生,他给了一些利尿剂和镇静剂,并加快了血液检查。结果出来后,我永远不会忘记医生说的话:“这样说吧,我60多岁的病人已经有四次严重的心脏病发作,但他的血液检查结果仍旧比你的要好。”这句话直接让我崩溃,我反思我为何坚持以这种方式对待自己的身体,一直以来我都以我身在”健康“产业来欺骗自己。

从此我彻底放弃了所有的健身药物,放弃变大没有那么容易,许多人一旦踏上了这条路也回不了头正是因为此,我没有找任何的借口,我完全放弃了这些东西,也放弃了变大之路。8周后,我的血压终于恢复了正常,12周后,指标已经是健康范围。而我的肌肉也随着消逝,看看下面的照片你就明白,药物是有多可怕。这是我2016年在迪拜拍摄的照片,那时我55岁。

而现在我已经掉了40-50磅的肌肉,但也绝对算得上硬汉。

记住,任何时候,健美和健康都是相对的。

weinxin
我的微信
关注我了解更多内容